當前位置:首頁 > 武俠仙俠 > 貼身醫圣 > 第1037章 是你,皆是歡喜(大結局)

   點擊進入原版閱讀
【如有缺章錯誤,推薦百度一下】   

第1037章 是你,皆是歡喜(大結局)



  -    -    -    -    - 

  

  “怎么回事?”游美問道。

  現場的境況讓兩人都吃驚不已。

  嗖!

  陸鴻還未說出話來,突然一張大網便將兩人給包起來!

  陸鴻還想反抗,突然一個黑衣人跳出來,大笑道:“哈哈,你們就不要試圖反抗了,這張網是專門為你們準備的,你們是不可能逃出來的。”

  說話間,房內的燈再次亮起來,接著黑衣人終于將自己一身黑衣服黑面具給脫了下來,陸鴻也終于見到了他的真面目。

  按照華老頭所說的,這林程的年紀應該和他不分上下的,可是這家伙居然和年輕小伙一般,根本就不像個老人。

  “你到底想干嘛?你抓了我可以,但是我希望你把游美和彩云放了,她們都是無辜的。”陸鴻怒道。

  “哈哈,你是來搞笑的嗎?”林程不屑的笑道:“陸鴻,你其實很聰明,但是你能說出這么無知的話,也真是夠了,不過有一點相信不用我來提醒你了,陸彩云的身份你應該知道了吧?”

  “我當然知道,但是你知道彩云想要的是什么嗎?你非要將上一代的恩怨強加帶她腦子里,她是一個人,不是一個報仇的工具。”陸鴻怒吼道。

  不過接下來林程不再聽陸鴻廢話,轉身走進了房間內,越不知道干嘛去了。

  游美很是擔心和焦急,不禁問道:“陸鴻怎么辦,這網真的很結實,我們根本出不去啊!”

  陸鴻想了想,突然從口袋里掏出手機,準備給柳葉刀打個電話,誰知道手機一點信號都沒有,還以為自己的手機出了問題,然后讓游美也試一下,可是結果還是一樣。

  “難道這里有信號干擾器?”游美疑惑道。

  “不知道,不管怎樣,我們都要想辦法出去。”陸鴻認真道。

  雖然這么說,可兩人還是這樣被吊在網里一直到天亮,可是走進房間的林程一點動靜都沒有,陸鴻心里很是納悶。

  本以為還要一直這樣吊著,這時候柳葉刀和某抽急匆匆的跑了過來,見到陸鴻兩人被吊著,不禁問道:“陸鴻,你們怎么回事啊?等了幾個小時還不見你們出去,就知道你們出事,沒想到還真的出事了。”

  陸鴻哪有心情和他們說這些,有些不耐煩的說道:“行了,別說這些沒有的了,趕緊放我們下去再說。”

  隨即莫愁和柳葉刀將兩人放下,陸鴻沒有了束縛之后,連忙跑進房間里查看情況,可哪里還有林程和陸彩云的身影啊!

  莫愁和柳葉刀也跟了進來,見到陸鴻的臉色難堪,還是問道:“到底怎么回事,你倒是說啊。”

  陸鴻隨后還是把昨晚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,可是現在林程和陸彩云都不見,幾人心里一下子有沒有了方向,這個林程每一次都是神出鬼沒的,這次如果不是陸彩云,幾人根本不可能找到這里的。

  現在林程得到了乾坤珠和四把鑰匙,如果不能夠及時阻止他給陸彩云灌頂,那后果真是不堪設想啊。

  “那現在怎么辦啊?”柳葉刀問道。

  “現在情況緊急,不管想盡什么辦法,我們都要阻止林程給彩云灌頂,否則后果不堪設想,現在我和游美一組,柳葉刀你和莫愁一組,哪怕是把南方市翻過來也要找到他們。”陸鴻嚴肅的說道。

  隨即兩組人員展開了搜捕行動,雖然沒有任何的線索,但是陸鴻憑著自己的直覺尋找,總之心里只有一個想法,一定要找到陸彩云,一定不能讓她做錯事。

  可就在他一籌莫展之時,碧佳突然打來電話,告訴陸鴻,她知道林程可能去的地方,陸鴻二話不說,趕緊帶著游美回到了醫館。

  回到醫館之后,碧佳早早就等候起來,見到陸鴻回來,便說道:“陸鴻,我也不清楚林程到底去了哪里,但是經過我這段時間和他的糾纏,我倒是知道他的幾個落腳點,如果不是暗地里跟蹤,可能沒人能找得到。”

  碧佳的這一番話,陸鴻倒是很贊同,這個林程實在是太狡猾了。

  最后碧佳說了兩個地方,因為他也不確定這兩個地方能不能找到他,所以也只能嘗試一下了,當即陸鴻就開著車子,帶著碧佳和游美去找林程和陸彩云。

  第一個地方并不遠,就在通天閣,這個地方陸鴻記得,第一次見到林程就是在通天閣,去年陸鴻帶著乾坤珠去救陸彩云。

  肯快幾人便來到了通天閣,按照陸鴻的印象,直接帶著兩人奔向頂樓,也就是林程以前待過的房間。

  可房門被鎖,敲門也毫無反應,最后陸鴻強行踹開門之后里面也是空空如也。

  幾人又只好趕往另一個地方,但是離開通天閣的時候陸鴻給柳葉刀打了個電話,通知他自己去了哪里,如果晚點沒有給他電話,那柳葉刀就和莫愁去那里找他們。

  后面來的是一個村莊,也沒有幾戶人家,因為此時天色也漸漸暗淡下來,一路顛簸之后,幾人終于停下了車子,一下車,碧佳就帶路來到一幢舊樓房前,指著道:“喏,里面有燈火,應該在里面。”

  “大家小心點。”陸鴻出言提醒道,隨即領頭往舊樓里走去。

  剛走到門口,房門卻自己打開了,陸鴻一下子就提高了警惕,然后往房內走去,這接下來的一幕讓陸鴻幾人都驚訝不已。

  之間房內的正中央,一個白發蒼蒼的老頭坐在那里,盡管白發蒼蒼,但是老人的肌膚依然是光滑亮澤,精神飽滿。

  “你是誰?”陸鴻警惕的問道。

  老人面帶微笑道:“陸鴻,你仔細再看看,這么快就不認得我了?”

  陸鴻眉頭一皺,再仔細一看,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,沒想到這個白發蒼蒼的老人居然就是林程,這才一天的功夫,本來看著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小伙,突然變成了一個白發蒼蒼的老人,甚至比華老頭還要老。

  “你是林程?”陸鴻還是出言確認一遍。

  “哈哈,陸鴻,我知道你會找上門來,可沒想到你會這么快,不過沒關系,一切都已經成為定局,既然來了,那就好好算一算我們之間的這筆賬。”

  說完,林程身上一下子散發一股強烈的殺氣,陸鴻大吼一聲:“小心。”

  一旁的游美和碧佳還未做出反應,林程就直接奔向他們,幸好陸鴻早有防備之心,直接沖上去和他打了起來。

  打了幾個回合之后,陸鴻才知道這個林程以往都是在偽裝自己,以他的實力想要殺了自己簡直就易如反掌。

  而現在變成這副模樣,想必是已經給陸彩云灌頂了,甚至把自己畢生所學的傳給了陸彩云,才導致老化的這么快,盡管這樣,可林程的實力依然讓他無法招架。

  要說陸鴻依然還能和他繼續戰斗,那是陸鴻純粹是因為年輕力壯,在拼體力,所以拳怕少壯。

  這時候一旁的碧佳和游美見陸鴻有些招架不住,立即也上前去幫忙。

  可令幾人沒想到的是,才一會的功夫,本來生龍活虎的林程就像泄了氣的皮球一般,再次迅速的老去,不僅頭發白的如雪,就連臉上的皺紋也是讓人覺得有些恐怖。

  沒一會,別說和陸鴻打斗了,就連站著都有些發抖,陸鴻幾人只好怔怔的看著這一幕。

  這時候便看到林程望著上空說道:“師父,師母,徒兒沒讓你們失望,小師妹已經完成了灌頂,她一定會替你們報仇的,既然徒兒的使命已經完成,現在就下去繼續伺候師父師母。”

  說完,林程一下栽倒在地,然后就沒有了反應。

  “陸鴻,你別發呆了,我們先離開下想辦法對付陸彩云。”見陸鴻在發呆,碧佳連忙出言提醒,因為剛才聽林程說已經給陸彩云灌頂,如果不趕緊走,那就有麻煩了。

  可還未等陸鴻反應過來,一個熟悉又陌生的聲音傳了出來。

  “一個都別想走。”

  所謂熟悉,那就是大家都知道這是陸彩云的聲音,要說陌生呢,因為這聲音聽著讓人瘆得慌,沒有一絲的感情。

  接著便看到陸彩云緩緩從里屋走出來,不過此時的陸彩云已經沒有以往的溫柔與乖乖女的模樣,反之臉上是一股讓人不寒而栗的感覺。

  “彩云,你這是怎么了?”陸鴻開口問道。

  陸彩云看了一眼陸鴻,眼神中突然透出一種難以掩飾的情感,可就是一閃而逝,隨即就是殺人的眼神,冷冷的說道:“我不叫陸彩云,我叫徐嬌。”

  陸鴻聞言,雙手緊握,緊咬牙關,因為他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最終還是發生了,不過事已至此,陸鴻知道已經無法挽回了,現在只能想辦法對付陸彩云,不過他心里清楚就算他們三個聯手也不會是陸彩云的對手。

  所以迅速的思考了一下,陸鴻只能自己先拖住陸彩云,讓碧佳和游美逃走,這樣還能再想辦法,否則三個人都走不了。

  “你們兩快走!”

  說著,陸鴻就快速朝陸彩云攻了過去。

  游美還想說些什么,碧佳一把抓住游美的手說道:“別啰嗦了,趕緊跑,別讓陸鴻為難。”

  而陸彩云面對陸鴻的攻擊,剛開始原地不動,眼睛微閉起來,因為她的內心刺痛了一下,就在陸鴻快到她身邊的時候,她突然睜開眼,冷笑道:“是你逼我的。”

  只見陸彩云身形一閃,很輕松的避開了陸鴻的攻擊,不過陸鴻也不差,立即反應過來,一拳鉚足了勁再次朝陸彩云打了過去。

  這一次陸彩云沒有躲避,而是伸出水蛇般的手臂迎接陸鴻這一拳。

  讓陸鴻不可思議的是這一拳如同打在棉花上面一樣,自己的拳頭一下就彈開了。

  隨即陸彩云反攻起來,手掌輕輕的在拍在陸鴻的后背上,陸鴻便飛了出去,然后倒在地上口吐鮮血。

  讓陸鴻很驚奇的是,以陸彩云現在功力,剛才那一掌完全可也要了自己的命,可他卻只是受了點傷而已,這么一說,陸彩云沒有打算要殺自己的意思。

  “彩云,你別再錯下去了好嗎?上一輩的事情已經過去了,所謂冤冤相報何時了,為什么就不能讓自己開心的活下去呢?”陸鴻立即喊道。

  本來朝陸鴻走過去的陸彩云聽然停下了腳步,同時眼眶中閃爍著淚花,嘴里喃喃道:“開心的活下去,陸鴻,我很痛苦,我真的很痛苦,我想一直和你好好的,可我不能。”

  似乎陸鴻的話起了反應,此時陸彩云痛苦的與自己內心掙扎起來。

  本來陸鴻還試圖用言語來感化陸彩云,讓她不要繼續錯下去,因為陸彩云的骨子里還是很善良的。

  可這個時候幾個人闖了進來,正是剛才離去的碧佳和有,柳葉刀和莫愁也來了。

  癡呆的陸彩云一下子清醒過來,臉上一下又變得猙獰起來,怒聲道:“你們找死。”

  說著就沖了過來,因為碧佳是站在最前面的,見陸彩云沖了過來,碧佳下一次的迎了上去,可是兩人的實力實在是相差的太大,直接被陸彩云一掌給打飛出了窗外。

  “不要。”陸鴻歇斯底里的怒喊一聲,一箱溫柔體貼的陸彩云殺人了,這是陸鴻無法接受的。

  盡管身上有傷,陸鴻還是忍受著疼痛,直接沖地上跳了起來,此時陸彩云正準備朝柳葉刀幾人攻過去,陸鴻快速的擋在了前面,和陸彩云打斗起來。

  雖然不是她的對手,但是陸鴻剛才也沒有發揮最大的潛能,畢竟他是不忍心傷害陸彩云的,此時陸鴻不想她繼續害人,所以也毫無保留的釋放出來。

  “轟。”

  兩人的拳頭相撞,發出一聲巨響,兩人同時后退了幾步,隨即陸鴻冷冷的說道:“彩云,對不起,既然不能感化你,那我就要親手殺了你,因為是我親手把你從神農架救回來的,所以必須由我親手殺了你。”

  “那就看誰殺了誰。”陸彩云詭異的笑道。

  說完,陸鴻就沖了過去,殊不知陸彩云的心里其實在對陸鴻說:陸鴻,其實我不想做你的妹妹,想做你的愛人,只可惜我有了媽媽的記憶,這種仇恨的痛苦讓我無法釋懷,所以我只能這樣讓自己解脫,希望來世能做你的愛人。

  看著陸鴻帶來強烈的殺氣,陸彩云卻微微閉上眼睛,等待死亡的到來。

  當陸鴻發現異樣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,因為這一拳他是抱有殺心,全身的力量毫無保留的聚集在了拳頭上,頓時心中有些絕望。

  “碰!”

  陸鴻腦袋一歪,不敢去正視陸彩云,當他一拳打出去的時候發生一聲巨響,但是陸鴻覺得有些不對,剛才一拳似乎打在一塊石頭上面,很是堅硬。

  隨即定眼一看,眼前的陸彩云居然完好無損的站在那里,同時華老頭也不知何時出現在了她的身邊。

  “華老頭,你怎么來了?”陸鴻驚奇的問道。

  隨即華老頭解釋了一番,原來他離開的這些天里,其實并沒有真的離開,而是在暗中的觀察和調查,因為他本來打算陸鴻能夠解決這件事情,他就不會再出面了,如果陸鴻解決不了,關鍵時刻他自然不會出現。

  這也就是剛才陸鴻那一拳肯定是能要陸彩云的命,可最后陸彩云還是完好無損的,因為關鍵時刻華老頭出拳擋住了,難怪陸鴻覺得自己一拳打在了堅硬的石頭上。

  不過這時候陸彩云突然暈倒了,陸鴻著急的一把抱住陸彩云,看著華老頭問道:“華老頭,這是怎么回事啊?”

  華老頭笑道:“你小子啊,你是想她變成殺人女魔頭呢,還是想她和以前那樣,做一個無憂無慮的乖乖女呢?”

  陸鴻自然知道華老頭的意思,接下來一行人離開了這里,回到了陸鴻的住處。

  后面陸鴻才知道,碧佳被陸彩云打飛出去后,華老頭及時給她救治,所以碧佳并沒有生命危險,只要休養一段時間就好了。

  接下來華老頭通過針灸把陸彩云灌輸到的記憶都給清除了,所以陸彩云又恢復到了以往的乖乖女。

  這一次差點就成為一場無法預估的浩劫,不過所幸的是沒有任何人犧牲,總體來說還是陸彩云骨子里就是善良的,否則不會這么輕易讓陸鴻感化的。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幾日后,醫館里。

  “丫頭,你最近感覺怎么樣?有沒有哪里不舒服的?”

  華老頭一邊給陸彩云檢查身體,一邊問道。

  陸彩云的情況總體已經穩定了,為了確保萬無一失,華老頭這幾日每天都會給陸彩云檢查。

  陸彩云撓了撓頭,一臉迷茫的說道:“華爺爺,我沒感覺有哪里不舒服的,我好像缺了一部分記憶一樣,腦子空蕩蕩的,前些日子發生的事我一件記不住,可是晚上總會莫名其妙夢到一些奇怪的畫面。”

  聽到這里,眾人心中一凜,陸彩云的記憶不會要恢復吧?這可不行,陸鴻寵溺的摸了摸陸彩云飄逸的長發,安慰道:“不用擔心,華爺爺給你開兩副藥就不會夢到那些東西了。”

  陸彩云乖巧的點頭,夢中血腥的畫面令她打了個顫栗,她大著膽子說道:“可是我好害怕,夢里面好血腥。”

  陸鴻安慰了一會,陸彩云漸漸進入夢鄉,他立馬將華老頭拉到外面,沒好氣的問道:“臭老頭,你不是消除了她的記憶么?怎么還有?”

  華老頭瞪著胡子,不客氣的哼了一聲,沒好氣道:“這是你對待師傅的態度么?我告訴你,你今天不給我端正態度來,我還就不告訴你陸彩云現在什么情況。”

  說完,華老頭悠閑悠閑的喝茶去了,對陸鴻的怒火視若無睹,這時,房間里傳來陸彩云的驚叫。

  陸鴻哪還顧的上跟華老頭斗氣,當即趕回房間,陸彩云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樣僅僅抱著他,嘴里含糊不清的說道:“哥,我好害怕,你不要走好不好?我以后再也不睡覺了。”

  眼淚更是稀里嘩啦流了一大堆,弄的陸鴻手足無措,好在陸彩云很快就止住了哭泣,但仍舊抱著他不撒手。

  陸鴻僵硬地回抱她,溫聲安慰道:“你哥我可是神醫,再不濟還有你華爺爺在,你放心,我們一定能幫你消除夢靨。”

  陸彩云乖巧地點頭,她相信陸鴻有這個能力,盡管如此,她依然害怕入睡,睡夢里的世界太真實,真實的可怕。

  對于自己丟失的那段記憶,她也越發的好奇,她忍不住問道:“哥,之前到底發生了什么事?為什么我一點記憶都沒有?是不是發生了什么不好的事?”

  陸鴻苦笑一聲,他當然不能告訴陸彩云實情,猶豫了一會,陸彩云便又催促道:“哥,你就告訴我吧,到底發生了什么事?”

  陸彩云乖巧熟悉的眉眼映入陸鴻眼簾,他心里頓時變的暖陽陽的,這一切就像做夢一樣,他的陸彩云又回來了,他再也不會讓陸彩云變回之前那個女魔頭。

  他立馬想到一個好理由,張口就說道:“前些日子你生了一場大病,一直在病床上躺著,病治好后,你也就失憶了。”

  陸彩云半信半疑道:“我生了一場大病?就這么簡單?”

  這丫頭變聰明了,連他的話都敢質疑,想到這里,陸鴻臉色立馬變的非常難看,半開玩笑半認真道:“生了一場病,你膽子肥了,連我的話都敢質疑了。”

  陸彩云以為他真生氣了,連連搖頭,急忙解釋道:“不是這樣,你不要生氣,我沒有質疑你的意思,我相信你。”

  陸鴻意味深長一笑,這丫頭還是跟以前一樣,一點都沒變,太好騙,這要是出去被人賣了還在幫人數錢呢,這點不好,他要好好教教這丫頭,不能讓她上當受騙。

  “丫頭,好些沒有?今晚華爺爺就幫你醫治,保證你以后再也不做噩夢。”華老頭一臉和藹的看陸彩云。

  聽到這里,陸鴻就氣不打一處來,兩只眼睛使勁瞪華老頭,這老頭也太不識趣了,這么大事還有心情跟他開玩笑。

  他連忙將華老頭拉出來,張口就問道:“老頭,你不是說我不低頭就不治陸彩云么?說,你又在打什么壞主意?”

  “哼!”華老頭氣鼓鼓看他,不屑道:“你以為我跟你一樣啊?孰輕孰重我還是分得清的。”

  以陸鴻對他的了解,這老頭沒準又在憋什么壞主意呢,他半信半疑盯著華老頭看了半晌,并道:“沒憋壞事?”

  華老頭兩只眼睛瞪的圓圓的,難道他人品這么差?連陸鴻都不信他?他承認自己有時候確實不靠譜,但在大事面前,他可從未掉鏈子過。

  陸鴻的眼神令人極度不爽,他一甩袖子,氣鼓鼓說道:“看來你有辦法醫治那丫頭了,那我就不多叨擾了,還是回我的深山老林安享晚年吧!”

  陸鴻原以為這老頭就是說說而已,以前這種事也不是沒有過,這次,華老頭確是認真的,收拾好東西,他立馬就走。

  陸鴻連忙攔住他,一臉悲戚的說道:“師傅,你我師徒還沒團聚幾天你就要走,是不是我哪里做錯了。”

  華老頭吹著胡子,昂首挺胸,態度已經很明顯了,如果你小子再不拿出點態度,老頭子我還真就走了。

  “華老頭,我知道我不該懷疑你,你就留下吧,等陸彩云身體好了再走也不遲,更何況這里有很多好吃的好玩的,你不想多玩幾天?”

  華老頭當時雖然給陸彩云清除記憶了,但仍有殘留的記憶在陸彩云腦子里,這才有了每次一入睡就會做噩夢的事。

  接下來的一個星期里,華老頭每晚都會給陸彩云針灸,徹底清除陸彩云的記憶,困擾陸鴻良久的夢靨終于解決,他也松了口氣。

  天下無不散的宴席,陸彩云剛好,華老頭便離開了,陸鴻再三挽留,都沒能成功挽留住華老頭。

  華老頭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:“我果然沒看錯你,記住,行醫救人,切不可動妄念,更不能仗著一身醫術謀財害命。”

  陸鴻無奈撇嘴,連忙將老頭往外推,嘴上說道:“趕緊走吧,要不趕不上車了。”

  這老頭話也太多了,就他現在的經濟水平還需要謀財害命?說出去豈不惹人笑話?

  華老頭離開不久,碧佳的傷也好的差不多了,她也離開了,與她一同離開的是游美。

  游美還是那句話,讓陸鴻有空就去毒醫門找她玩,原先熱鬧的醫館突然安靜了下來,陸鴻還真有些不適應,好在柳葉刀和莫愁留在醫館幫忙,不然真叫人走茶涼了。

  陸鴻感慨道:“還好有你們留下陪我,不然我真成了孤家寡人了。”

  柳葉刀和莫愁都不屑一顧,陸鴻身邊還有陸彩云,要說孤家寡人,也不該是陸鴻。

  一年后,陸鴻大學畢業,并成功的拿到了畢業證,從現在開始,他就是一名合格的醫生了。

  “聽說陸神醫要在我們學校開座談會,就在明天,我一定要去看。”眾人議論紛紛,陸鴻雖然剛畢業不久,但他的名氣卻在沒有畢業的時候就遠近聞名了。

  畢業后,經常有學校以及醫院發來的請柬,邀請陸鴻去給他們開一個醫學座談會,那場面火爆的都不能形容,往往能把大堂都坐滿。

  座談會一結束,關于陸鴻座談會的視頻在網上炒的翻天覆地,聽人說,有人為了看陸鴻開的座談會提前好幾天排隊。

  陸鴻更是年輕一代醫學生心目中的偶像,這么年輕,就有這么大的成就,試問誰不心動呢?

  這么好的條件,自然也不乏追求者了,特別是一些女學生,簡直把陸鴻當神明看待了。

  這天,陸鴻座談會開講,一些學生由于趕不上這場座談會,直接抱頭痛哭,兩個小時的座談會終于結束。

  講臺上的陸鴻西裝革履,儼然一副成功人士的模樣,結束之余,他又說道:“相信大家或多或少都對中醫有偏見,但是我今天要告訴你們,中華文化博大精深,醫學也同樣如此,我希望將來我們的學生能帶著中醫走進全世界。”

  臺下響起雷鳴般的響聲,回到家陸彩云出來迎接他,看這丫頭的樣子,似乎有心事,他趕忙問道:“彩云,你這副表情是有心事?”

  陸彩云搖頭,并勸道:“陸鴻,要不我們今晚還是去外面住吧,家里不太平。”

  這可把陸鴻整蒙圈了,什么叫不太平?難道有賊明目張膽入室搶劫,陸彩云否定了他的猜測,提醒道:“比入室搶劫還要嚴重。”

  陸鴻心里一緊,更加堅定了要回去看看到底是誰有這么大膽子,開門一看,他整個人愣住了,沙發上齊齊坐著六位美女,不知道的還以為是模特呢。

  方碧君,陶婉晴,蘇靈兒,蘇戀兒,白娟,以及游美等人,眾人見陸鴻回來,一個個笑意盈盈的贏了上來,溫柔道:“陸鴻,我們都來陪你了,你開心不?”

  陸鴻連連搖頭,他不開心,一點都不開心,陸彩云說的沒錯,這群人比入室搶劫還恐怖,早知如此,他就應該挺陸彩云的出去躲躲,現在想反悔也來不及了。

  “你累了吧,餓了吧,我們給你準備了洗澡水,沐浴完就能吃上行噴噴的一口飯菜了。”

  “你累了一天了,像脫衣服這種小事還是我們來吧。”說著眾人就動身去脫陸鴻的上衣。

  陸鴻仿佛看到了魔鬼,一臉驚恐,連忙掙脫眾人,瘋了般跑出去,一連幾天他都不敢回家,最后實在沒辦法,他跟陸彩云一起離開了南方市,醫館全權交給柳葉刀和莫愁打理。

  離開了南方市,陸鴻覺得空氣都是新鮮的,他忍不住說道:“活著真好,特別是離開南方市后,空氣都是干凈的了。”

  “當然,那么多女孩子喜歡你,你可是活神仙一樣啊!”陸彩云打趣道。

  陸鴻沒有說話,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  陸彩云望著遙遠的天空,半晌過后才問道:“陸鴻,我們 這是要去哪呀?”

  陸鴻搖頭道:“我也不知道,你不喜歡現在這樣嗎?”

  “喜歡,只要和你在一起,去哪我都喜歡。”陸彩云幸福的靠在陸鴻肩頭。

  此時的她,笑得很純真,也很滿足。

  陸鴻微微一笑,看向遠方,目中神光大亮,直至愈加深邃的時候,他牽著女孩的手,快步向前走去……

  (全書完)

  后記:按照計劃,后面還有得寫。但接到網站通知,說到合同限定字數了,要盡快完結。沒辦法,只好匆匆收尾。自己都不滿意,更不敢奢望諸君了。總之,故事到這里結束了,日后江湖再見吧。謝謝。

  

窩讀谷中文網提示:
①若在閱讀時發現有錯誤或缺章,推薦您點擊如有缺章錯誤,推薦百度一下進入百度查找本章上下節。②本站域名為窩讀谷的全拼(wodugu.com),360瀏覽器下快捷鍵CTRL+D可添加本站至收藏夾。③請務必遵守中國法律法規相關政策,若有意見建議可點擊頁面下方的站長郵箱。

如果窩讀谷中文網收錄的文學作品侵犯了您的權利,請與本站聯系,本站將立即刪除。
由于收錄作品繁雜,如有不健康的內容歡迎點擊舉報(在章節內容的右上方)。

Copyright© 2015-2019 http://www.yijyki.live All Rights Reserved.

窩讀谷手機站 站長郵箱 豫ICP備13011957號-1


甘肃11选5今日任三推荐